【本乡本土】陈老汉试女婿

 
【本乡本土】陈老汉试女婿
2019-03-13 16:21:52 /故事大全 /被围观

陈家村的陈老汉有个长得十分漂亮标致的独生闺女名叫陈留香,今年25岁,是乡派出所的所长。别看她土生土长在农村,却长得腰身柳条,肤色白净,细皮嫩肉,齿洁唇红,是全村有名的大美人。村里村外有许多男方托人找她父母?#24471;劍?#22905;就是不同意。论她的长相、人品、才干、地位,她完全可以找一个各方面条件好的人托付终身,可是她却爱上一个刚从监狱出来不久的犯人。

女儿的反常行为令陈老汉夫妇俩十分恼怒,但又无可奈何。老两口对这个犯人早前有所耳闻,他名叫钟自明,是女儿的同学,?#20154;?#22823;两岁。父母双亡,高中未毕业就回家务农。一次帮朋友打仇人因出手过重导致对方死亡,虽然他不是主犯,?#25925;?#34987;判了几年?#21483;獺?#23545;于这样一个谁也瞧不起的人,自己的女儿居然看上了他,还要跟他过一辈子日子。

为这事,陈老汉闷闷不乐了好几天,茶不思饭不想,想来想去,既然闺女爱上这浑小子,又爱得那么深沉,他究?#25925;?#19968;个什么样的人?先去调查了解清楚再说。

第二天大清早,陈老汉从箱底翻?#39029;?#19968;套连叫花子都不如,又破又烂祖传的旧棉衣旧棉裤穿上,整个头脸罩上一条又脏又臭黢黑的大毛巾,只露出两只眼睛。他手里拿着一根竹棍,佝偻着腰,绕过村子?#37027;?#26469;到村外一个独家小?#28023;?#36731;轻推开虚掩的篱笆门走了进去。院子里空无一人,在关闭的住房大门外停放着一辆半新旧的摩托车,旁边立柱上用细铁链拴着一条看家护院老黄狗。黄狗见陌生人进来,张口“汪汪”大声吠叫。狗叫声惊醒了主人,从里屋走出一个一边穿衣一边打呵欠的年轻小伙子。这人就是陈老汉要找的钟自明。小钟喝住狗叫,抬头见是一个路过要饭的老头子。

陈老汉不等对方发话,将竹棍夹在腋下,双手捧着一个破碗递过去,有气无力地说:“小老弟行行好,发发善心,给我一点剩菜剩饭吧,我已两天两夜没吃饭了……”说着,两眼一闭,瘫倒下去。

小钟看见急忙上前拽住,将他抱进屋里放在自己的床上。他转身去厨房熬来红糖老姜汁水用勺子一点点喂他,待他清醒过来后,又去煮来一大碗葱花面条加两个荷包蛋。陈老汉趁小钟跑进跑出离开的机会,快速地将整个房间巡视了一下:这虽是祖传老宅房却粉刷一新,家具书本摆放整齐,床单被套衣物清洁干净,地面一尘不染。看见这些,陈老汉心想这浑小子还挺爱干净讲究卫生热爱生活,他一声不吭地埋头把小钟端来的香喷喷食物狼吞虎?#21097;?#19968;扫而光。

“老大爷,吃饱没?没吃饱?#20197;?#21435;煮!”

“不啦!”陈老汉抬袖抹了抹嘴,露出一丝感激的笑容:“谢谢你,小老弟!你真是个好人,好人必有好报!”说完,扭头就走。

陈老汉走出院子,在外面漫无边际兜了一大圈,过了半个多小时又返回来。

这时,小钟正在院里擦拭摩托车。陈老汉双手插袖脸上现出一副悲哀样子,站在院子门口故意干咳两声。小钟扭头一看站了起来,走过去关心地?#21097;骸?#32769;大爷,你这么愁眉苦脸的样子,遇到什么伤心的事?能否告诉我?”

“小老弟,我想回家,回老家去……”陈老汉经小钟一?#21097;?#31105;不住痛哭失声,声音沙哑地说:“我老家遭到水灾,我离?#39029;?#26469;快半年了,很想回去看看,可是我没有路费……?#20197;?#20040;能回去呀?”他边哭诉边撩袖抹泪。

“老大爷,你别太难过。?#33099;?#20320;想法子,一定让你老人家回家去。你家住哪儿?距离这里有多远?”

“我老家在湖北,离这儿有好几百公里……”

“老大爷,这样吧。我家到火车站有几里远,你不熟悉这里的情况,我用摩托车把你送去,再给你买一张火车票,你看好吗?”

“好!好!好!”陈老汉转悲为喜频频点头连说三个好字。

不到吸一袋烟的工夫,两人乘车来到火车站。小钟按陈老汉提供的车站地名不但给他买了车票,而?#19968;?#21478;给他两百元钱路上用,同时把他?#24466;?#36710;厢一直等到列车开走后,这才骑车返回。

?#34987;?#36710;开到第一个停车站后,陈老汉立刻下车出站再换车返回。

老伴看见陈老汉这么晚才回家,感到莫名其妙,不解地?#21097;骸?#32769;头子,你这副?#31494;?#25171;扮,究竟到哪儿去了,怎么这么晚才回家?”

“?#19968;?#35013;侦查试探那个姓钟的浑小子去了!……”

“那姓钟的,你侦查试探后的结果怎样?”老伴不等陈老汉说完,?#32769;?#24613;切问道。

陈老汉把事情前前后后给老伴讲了一遍,还从衣袋里掏出两张百元大钞在老伴眼前晃了晃。

“简直搞不懂,一个犯人居然有这种善心能做出这种善事来?”老伴不相信地直摇头。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咱闺女不能轻易交给这个打死人的浑小子!”陈老汉?#20102;?#20102;片刻,忽然一拍大腿高兴得大声嚷叫起来:“有了——我想再试试再考验一下这个打死人的浑小子!”

“怎么个试法?#21549;?#20040;个考验?”

“来,?#33099;?#35785;你——”陈老汉将嘴附在老伴耳?#30456;?#21653;了一阵。

老伴听后,满脸是笑,眉飞色舞:“這个办法好,老头子大胆干吧,我全力支持你!”

一天下午,陈老汉换了一身干净的棉衣棉裤,头上戴顶有遮风耳长毛的皮帽子,老伴穿着一身补巴重补巴的破烂衣裤。两人乔装打扮一番后装?#21242;飞?#30340;样子,老伴抱头在前面急跑,陈老汉举刀在后面猛追。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钟自明的院子门前。这时,恰巧小钟正在家里,院子和里屋的门大敞开着。

老伴不等进院子便在外面高声莽气大叫大喊起来:?#29100;让?#21834;!?#35753;?#21834;!快来人救我,有人拿刀要杀我!……?#35753;?#21834;,?#35753;?#21834;……”她的叫喊声惊起老黄狗不停吠叫。

小钟闻讯从里屋出来,老伴突然?#35828;?#22312;地双手紧紧拽住小钟的裤脚,大声呼?#29100;让?#27491;在这时,陈老汉怒容满脸气势汹汹追了进来。他右手提着一把明?#20301;?#30340;长尖刀,一边气咻咻地不停破口大骂:“你这死老?#25293;?#27668;死我了,今天我非要宰了你不可!看你往哪里逃?……”

老伴一见陈老汉进来,吓得浑身颤抖直往小钟身后躲,拉著他的后襟衣苦苦央求道:“小老弟,行行好!快?#26579;?#25105;……快?#26579;?#25105;……”

“老大娘,你别怕,有我在,他不敢把你怎样!”小钟伸开双臂上前将陈老汉拦住,心平气和地?#21097;骸?#32769;大爷,有啥事干吗动这么大火气,要提刀杀人?”

?#21543;?#20154;?我不但要杀死她,而?#19968;?#35201;剥下她的皮!这死?#25293;?#22826;气人了,背着我偷?#24213;?#37027;种对不起祖宗见不得人的丑事,这种人留有何用,不如将她杀死算了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举起刀就要向老伴刺去。

“老大爷,千万使不得,杀人是违法犯罪行为是要入牢坐监的!”小钟一把将他握刀的手腕捉住,竭力劝说道:?#21543;?#20154;没有?#23186;?#26524;。以前我帮朋友打架打死过人被判在监狱里关了几年,现在一想起当初非常悔恨。古人说:一失足为千古恨,再回首已百年身。老大爷,这种蠢事千万做不得啊!”

“不行!她做的丑事使我实在难堪无法做人,我非要杀死她不可!”陈老汉趁小钟说话不注意,挣脱被捉右手,从他身后拉过老伴,将?#37117;?#23545;着其脖子,做出?#24613;?#35201;刺的凶猛样子。老伴吓得连连后退发出尖叫声。

就在这一瞬间,小钟眼疾手快飞起一脚把他手中刀子踢飞。为了不?#38391;?#26497;的老大爷再杀人犯罪,情急之下他把他的双臂反扭过来,找来一根棕搓绳索捆缚起来。当小钟在用绳索捆缚陈老汉时,老伴在旁边感到十?#20013;?#30140;,她几次想上前阻拦申辩,却被老头子用眼色将她制止住。

小钟铁青着?#24120;?#20851;上里屋房门,拾起掉在地上的刀子,闷不作声推着陈老汉就往外走。

老伴见丈夫被人弄走,心里?#21482;?#28966;急,连忙上前询?#21097;骸?#23567;老弟,你把他弄到哪里去?”

小钟瓮声?#25512;?#22238;答:“这老大爷太蛮横不讲理,我怕他再次惹是生非伤害着你,把他送到乡政府去!”说着轻轻推了一下他的后背催促道:?#30333;擼?#24555;走!”陈老汉心想,走就走,看你浑小子今天要把?#20197;?#20040;样?

小钟押着陈老汉走在前面,老伴紧跟走在后面。乡政府距离小钟家只一里远,不一会儿就到了。

三人走进乡政府办公大楼,小?#21448;?#25509;将陈老汉送到底楼乡派出所办公室,一位新来的办公室王主任接待了他?#24688;?#23567;钟将发生的事简要说了下,王主任拿出笔和纸作记录。

正在这时,一个?#21453;?#35686;帽身穿警服的年轻漂亮女同志走了进来。她就是乡派出所所长、陈老汉的闺女陈留香。陈留香一进门见父亲五花大绑站在那里,突然感到十分惊讶,又见母亲站在旁边,更加感到莫名其妙。就在她惊愕未定之?#21097;?#23567;钟急忙上前将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叙述了一遍。

听完小?#26377;?#36848;,陈留香困惑不解,满脸阴沉,禁不住大声斥问道:“爹,你疯了!为什么拿刀要杀我娘?”

“我没有真杀,只是做做样子吓唬吓唬她,我,我……”陈老汉急忙申辩,还想再说什么,突然把话噎住。

“爹,你没真杀,为啥别人把你拉开,还要将?#37117;?#23545;着娘的喉咙?你这究竟唱的是哪出戏!……”

“留香,这事不能怪你爹,是这么回事……”老伴把闺女拉到旁边,附在她耳畔?#37027;?#35828;了?#22919;洹?/p>

“是这么回事呀!?#19968;?#20197;为?#19994;?#30495;的疯了!”陈留香如释重负转身高?#35828;?#23545;小钟说:?#30333;?#26126;,这两位是我双亲,我的爹我的娘。这两人闹了矛盾,?#19994;?#19968;时犯糊涂,做出过激行为,要不是你?#31494;?#20986;面阻拦,说不定会发生不堪想象的?#29616;?#21518;果,我代表全家?#34892;?#20320;!……”

小钟一听说是留香的父母,简?#26412;?#20667;了眼,连忙上前将捆在陈老汉身上的绳索解开,自责内疚地说:“伯父对不起啊,我有眼不识泰山,刚才有所冒犯得罪,敬请多多宽恕原谅……”

小钟诚恳的语言举动,感动了在场的每个人。尽管陈老汉被捆绑过的双臂还在疼痛,当他回想起他跟小钟——他的未来女婿直接接触后他那前前后后所作所为的表现,脸上掠过一丝不被人察觉的微笑。他在心里敲定:这个女婿我要了!

(责编/刘兵插图/张恩卫)

所属专题:
如果您觉得本文或图片不错,请把它分享给您的朋友吧!

 
搜索
 
 
广告
 
 
广告
 
故事大全
 
版权所有- © 2012-2015 · 故事大全 SITEMAP站点地图手机看故事 站点地图
飞艇pk10一天稳赚5000
辽宁快乐12一定牛 新疆18选7开奖时间 彩票站打票员好干吗 上海福彩快3走势图加和值 斗地主赚钱 黑龙江福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极速赛车全国开奖 网上真人斗牛 极速飞艇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黑龙江时时彩玩法介绍 辽宁35选7预测 好彩头彩票正规吗 2019年六合图库马经300 黑龙江22选5一周开几次 北单网